融古出新 妙筆華章——李振峯淺議武妙華先生書法藝術

2021-09-07 21:34:17  來源:人民政協網  


[摘要]  武妙華 ,融古堂主人,在職研究生。清華大學書法高級研修班結業,陝西理工學院漢文化中心特聘研究員,陝西省書法家協會理事,原漢中市文聯主席、漢中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。2000年作品收入《陝西省著名書畫家作品集》;2003年被收入《陝西書畫名人一百家》;2008年入選《中韓名家書法集》;2009年入選《大家》刊物;2000年至2009年作品多次在《書法報》、《書法導報》刊載;多幅作品被國內外藝術機構及個人收藏。...

  武妙華 ,融古堂主人,在職研究生。清華大學書法高級研修班結業,陝西理工學院漢文化中心特聘研究員,陝西省書法家協會理事,原漢中市文聯主席、漢中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。2000年作品收入《陝西省著名書畫家作品集》;2003年被收入《陝西書畫名人一百家》;2008年入選《中韓名家書法集》;2009年入選《大家》刊物;2000年至2009年作品多次在《書法報》、《書法導報》刊載;多幅作品被國內外藝術機構及個人收藏。

  1902年,一位酷愛書法的天津人拖家帶口投奔在安康當縣令的兄長,次年又到了漢中,任過西鄉、鎮巴、褒河縣縣長,後辭官定居於漢中蓮花池畔,1933年因書法成就太高被於右仼先生接到南京並極力推崇宣傳,其書法標杆高樹,聲望揚於海內外,這位漢中出去的天津人就是近代著名章草大家王世鏜。

  章草是中國書法一體,出身源於漢隸,後因實用快寫而形成章草,相傳西漢史游等為章草創始人,還有東漢草聖杜度、草賢崔瑗,後東漢張芝先是集章草藝朮之大成,把章草書體推向了高峯,後又省去隸書波磔筆畫,而將上下獨立之字,拔茅帶茹、牽連引帶(即使不連然氣血相通)創出今草,故稱草聖。章草流行於東漢、三國、兩晉。蔡邕、鍾繇、曹操、諸葛亮、索靖、王羲之等都是章草大家。因受文字由繁至簡、書寫由慢至快的大勢的影響,章草風行推廣受到較大影響。然因其正源瑰麗、精絕雄奇,歷代仍迭出大家,如唐太宗、宋克、趙孟頫、沈曾植、于右任等,並作為中國書法重要一脈流傳至日本等海外,同樣極受推崇。王世鏜即為近代章草巨擘,後又有羅復堪、王蘧常等,現陝西省書協主席陳建貢先生其《章草大字典》等譽滿書壇,等等。一大批先生承繼書脈,章草藝術代有庚續。漢中為積鐵公書藝研習成功之地而載入史冊,至今,漢中博物館、留壩張良廟等處和漢中民間,都還存有王先生不少手跡,其心血之作一一章草稿訣石刻仍完整存於漢中博物館。

  但是,書者如雲,或各有喜愛,或師出各門,或因章草的高古雅緻和法度森嚴,加之習練難以短期見效,實用性上受到影響。或急功近利者無法把握,心浮氣燥者難得圭臬,故世間所習者相對較少,成就顯著者更是寥如晨星。所幸,在積鐵公幾十年辛苦研習成功之地的漢中,武妙華先生與積鐵先生緣分極深,四十年前一書家遺屬處理所藏書帖,妙華見到于右任公題署的《王世鏜先生遺墨》之書帖,遂一見鍾情,萬難割捨,從此不改初心,苦心孤詣,磨鐵成錐、積沙成塔,心慕手追、積健為雄,寒去暑來、不改初心,功夫終不負苦心人,縱觀秦巴內外,妙華頗得積鐵公書法精髓,可謂卓而不羣,章草大成就者也!

  王世鏜公説:“初學宜章,既成宜今”“今處於章,習今而不知章,是無規矩而求方圓,未見其可也!” 章草的典雅、深沉、豐富、雋逸,古樸厚重,極見情趣。自古以來寫今草的大家,大都從章草寫起並且寫得很好,如王羲之、趙孟頫、祝允明,等等。王世鏜公是百年前的大書家,以章草名世,實際上他諸體皆熟,南北碑均能稱名家,于右任公所題《王世鏜先生遺墨》一書,第一幅作品就是上佳的二爨書體。至今,留壩張良廟內仍然掛着1903年王世鏜手書的魏楷木聯,蒼古樸茂,雄渾奇逸。妙華習練積鐵公墨跡40年,豈能不受益豐厚!

  筆酣墨飽,是妙華書法的一個特點。實際上在書寫章、今草時,要做到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,特別是運筆相對遲澀,非常難以做好的。妙華幾十年體味研習迴腕運筆,功力日積月累,體現於提按轉換和側、趯、策、啄之中,終於心手相應,筆隨意走,墨呈人願,落紙生花!

  結體不俗,是妙華書法又一特點。他的書作結構茂密,點畫沉着,正大端莊,氣象森嚴。四十多年來,妙華始終遵從傳統,堅持認真臨帖。平時很多人都在説從傳統入從傳統出,現實中時常映入眼簾的和聽到更多的,卻是敢於創新、不拘一格,自成一體、特色獨具,等。縱觀當今書界,習碑臨帖時間不長、筆墨功夫尚淺,或習帖很雜,卻急於出名或熱衷於製做參展的作品,花裏呼捎、故弄玄虛,諸體混雜、不知所出,等等,也是從不絕跡、時有所見。而妙華不然,他幾十年苦臨細研,認真吸納前人大家為學經驗和繩墨規矩,精心體味結體筆法之要旨,從用筆的澀、快、重、輕細微處入手,法度貫穿於筆劃之中,不急不燥、不煩不棄,幾十年如一曰,浸潤於積鐵章草、楷書和今草、魏晉碑記、敦煌寫經、流沙墜簡等藝朮精品之中,精研體勢,揣摩筆法,兼撮眾藝,漸成自家。

  諸體揉合,亦是他書法一大特點。十來年中,我與妙華先生多次探討:一是什麼書體對他影響大,王世鏜遺墨自不待言,可王公書法淵源並不只是章草?漢隸、二爨、魏碑 皆稱高手,還有什麼呢?妙華找到了又一重要源頭 ,就是《流沙墜簡》。王公大妙華90歲,跨隔世紀,但他們穿越時空,實現了心靈和書法淵源上 的相通,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1906年到1907年,英國人斯坦因在敦煌一帶烽燧遺址發掘出789枚漢代簡牘並運回英國,從此拉開百年來漢簡面世的帷幕。至今,已在河西走廊發現6萬多枚漢簡,佔全國總數的六分之五。百年前國學大師羅振玉、王國維整理考證,印出專著《流沙墜簡》,中國人看到了秦至兩晉400多年的古人篆隸行草書體墨跡。我和妙華君不約而同,翻閲此書時,一兩千年前人們寫字的情緒、水平留下的筆墨真跡使我們驚訝,中華書法的悠久使我們驕傲,難以想象的高雅天趣使我們五體投地!與大多數人不同,他帶着對曾被千年流沙掩埋的書法珍品的真誠崇拜,靜室之中、青燈單影,下大功夫孤苦研習,充分吸納其自然、大方、拙樸、流暢姿態、運筆風範和藝術效果,日積月累的馳騁於墨海之中,故此,能從妙華書作看到:漢簡之痕跡、書體之多姿、筆法之變異、風格之智巧、氣象之宏大!二是繼承與創新。

  妙華講,越寫越感到中國書法之宏富和偉大,先賢水平之奇妙和高雅,我們一輩子再咋努力都不可能有創新,超越更是痴人説夢。我理解他的感受,哪位詩人能説超越屈原和唐詩?哪位學者文人能説超越司馬遷、唐宋八大家?英明神武的唐太宗,本身是大書法家,他撰《聖教序》卻讓懷仁從王羲之字中大海撈針,25年後集王字1900多個刻石立碑。留給我們不光是文章和書法,還有崇拜、謙虛和輝煌。面對前賢大家的精妙筆墨,誰也不能輕言超越。然,妙華之言固然有理,也充分體現了他對先賢的崇拜和對中國書法淵源的敬畏,但習練半生,其作品想沒有自己面目也是很難。妙華的一些作品,與前賢墨跡對照比較,我之愚眼所看,古樸、拙勁稍減,可能是書寫速度加快之故,但從其書法作品總體上講,完全可以稱得上情馳神怡,會合南北,剛用柔顯,華因實增,由簡樸而生雄美,因流暢而出秀雅。大可肯定和讚許!

  字是人寫的,手由心支配。妙華淡泊名利,除沉醉翰墨外,熱衷官場,逐位追利,則一向未聽傳聞。他的市文聯主席前任、文學大家王蓬先生曾寫文説:“人生無論從政、做工、經商、為文皆需認準目標,持之以恆,不可首鼠兩端,投機鑽營…… 恰因妙華心存大師,追慕先賢,矢志不渝,寄情瀚墨,久在官場,卻絲毫未染指手劃腳、頤指氣派卻永不負責的惡習,心底始終良善,正派做人做事,出任漢中市文聯主席,更是盡職盡責,公正公道處事。”妙華居官之時情形,為人之狀況,已經一目瞭然。涉於書法則貴在心平。

  妙華寫字包括別人慕名索字,他都是來者無拒,一視同仁,無償應之贈之。前幾年一天,我在他工作室聊天,一李姓熟人引來戴眼鏡、文質彬彬的女士來向妙華求字,引者出去後,女士落落大方且話話頗多,但數處稱呼把妙華姓名都説錯,妙華平靜地説:“你都不知道我姓名就來要字”,女仍老練微笑卻無半點歉意,妙華遂不發一言,寫了幅六尺對開橫幅送她,字仍為上佳。我睹此況,感覺妙華君真乃心平氣和也。

  妙華還看重朋友、同學、同事,一貫和氣友善。我倆都熟的一位同志,因急病英年早逝,遺下母女相依,女兒有出息,幾年後讀成醫學碩士在西安工作,成婚之時在西安、漢中分謝親友,妙華奔波兩地,盡力幫忙操辦,此件善舉獲普遍讚許。

  我與妙華多年相熟,觀其作品久矣。時下,他可謂人書俱老,已入佳境也。觀書如人,講究氣韻。我看妙華書作顯有三氣: 一是廟堂之氣。他幾十年中,潛心研習結體、筆法、用墨、疾緩、章法等,由於精誠所至,故而金石為開;由於出自古典,故而氣度不凡。 有些書作雖屬小品,但雅氣十足,莊重、肅穆、大方、典雅,唯少有匠氣、江湖氣。

  二是書卷之氣。恬淡、中和、舒緩、超然,頗有幾分清高和矜持,自帶一些卓而不羣和不屑世俗。前段時漢中一書家收徒,儀式上妙華作為嘉賓致辭,專門建議學書法必須要多讀書、多學習,真乃經驗之談。書法是書寫文字的筆墨藝術,筆墨是書法的藝術語言。功夫下足、方法得當、專心磨鍊若干年後,書者之學養、心胸、氣度、情緒自然會厚積薄發、隨手入字,宋時大家蘇東坡故而説:“退筆如山未足珍,讀書萬卷方通神。” 黃庭堅説:“餘謂東坡字,學問文章之氣,鬱郁芊芊,發於筆墨之間,此所以他人終莫能及爾。” 除了文學歷史知識,書法本身的發展歷史、淵源流派、名家帖本、書論研究等,都是應該學習和了解的。妙華幾十年注意學習,開闊眼界、吸取營養、博採眾長、心慕手追,其受益是顯而易見的。

  三是自然之氣。他研習多年的書帖,大部都出自於自然天趣的秦漢書簡、摩崖碑刻,諸體書作的形體、運筆、用墨、收放皆是如此,其特點風韻早已入腦入心、如影隨形,書法自有方峻、樸拙、寬博、活潑之美!因此,他的作品寫之於書齋,掛之於庭堂,出於墨、見於紙,但卻有山野之氣息,草木之氛芳,流沙之遺韻,摩崖之痕跡,碑刻之鑿印。不是數十年潛心修為,要有此境界是難以想象的。

  餘觀妙華書作,常生髮思古之幽情,使我想起《平復帖》《平善帖》《薦季直表》《文武帖》《出師頌》《十七帖》,還有王世鏜遺墨、流沙墜簡…… 也想起奔波於秦嶺巴山、研習書法於蓮花池畔、身材瘦高的王世鏜,還想,若王公看到妙華書作,也一定會感到欣慰!

  筆者之説,難免偏頗,但絕無揚章抑今之心和貶低其他書體之意。中華書壇,百花競放,各具其美,美美與共,方是正道。 餘既觀妙華寫作已久,也應歸納小結,不揣冒昧,放肆摡括:妙華書法屬傳統高雅古典一派,尤以草書為佳,溶漢隸、簡牘、章今於一爐,薈牽絲、頓挫、放宕為一體,兼章兼今,有圓有方,遒勁中見質樸,中和裏顯凝重。使轉提按心手並運,疾澀濃淡天然多姿。

  作者簡介:李振峯 大學文化,漢中市公安局退休幹部 , 近年在各媒體發表文章百餘篇,在省級報紙登發專版30餘個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李振峯 書法藝術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集運液體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集運液體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