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憶槐花飄香時

2021-05-10 09:27:10  來源:集運液體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 眼下正是陝南槐花盛開的季節,它是繼桃花、梨花和杏花盛開之後又一個為大自然增添色彩的花種。此時,城鄉遍野的槐樹綴滿一串一串的槐花,它們簇擁着,含情脈脈地開放着。...

  □ 張恤民

  眼下正是陝南槐花盛開的季節,它是繼桃花、梨花和杏花盛開之後又一個為大自然增添色彩的花種。此時,城鄉遍野的槐樹綴滿一串一串的槐花,它們簇擁着,含情脈脈地開放着。白色的,如串串銀鈴;紫色的,如玫瑰玉綴,蜜蜂、蝴蝶於花間嬉戲,隨着風兒輕輕擺動,忙碌不停。尤其在廣袤的鄉村山野,槐樹隨處可見,槐花的芳香隨風飄到每個角落,沁人心脾。

  槐樹可分洋槐和土槐,洋槐全身都是寶,雖然身上有刺,卻是上等的柴火,主幹通過水漚後十分堅硬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農村建房做傢俱的上等材料,用其做成的房屋柱頭可與樺林等木材相媲美。槐葉苦,但能去火,早在唐代,宮廷裏就有槐葉餅、槐葉冷淘等食物。到了清代,洋槐傳入我國,槐花也漸漸開始食用,槐花味清香甘甜,富含維生素和多種礦物質,具有涼血止血、降血壓、清肝瀉火、預防中風的功效。在困難時期,槐花更一度成了窮人的救命糧。

  每當槐花盛開的季節,我對槐花就有一種特殊的感受。以前我家門前是連片的荒坡,學大寨時期部分被造成了梯田,沒有成為田地的坡就被栽上了洋槐樹,逐年擴大,終於成了一片一片的洋槐林。

  槐樹生命力極強,對土地肥沃還是貧瘠沒有選擇,隨遇而安。栽植時一米見方的空間兩年時間就密密麻麻,人在裏面行走如果不小心,它身上的小刺就會刮破衣服,有時手和臉也會被刮出血印。

  小時候,每到槐花飄香的季節,我便和村裏的夥伴提上籠子,拿上事先做好的採摘工具到槐樹林採摘槐花。其實這個工具很簡單,就是在一根2米或更長點的竹竿或木棍一端綁上一個挑水用的鈎子(農村叫水擔鈎搭),有的乾脆用鐮刀做鈎子。

  採摘的時間一般是在早晨和下午晚些時候,中午太陽大,正是蜜蜂和野蜂來花上採蜜的時間,容易傷人,小孩子特別怕。由於人小個子矮,有時我們兩人一組,一個把樹枝用鈎子鈎下來抓住,另一個採摘,合夥摘滿兩籠子,然後高高興興地回家。一個人時只有一隻手拽住樹枝,另一隻手採摘,一不小心樹枝就會從手中彈出,唰地從臉上掠過,臉上常常會被葉子和小刺刮傷。採摘也是有講究的,含苞待放或剛剛開的槐花最好,開得太豔反倒不好了。

  採摘回來的花,先摘掉殘留的葉子再洗淨,要麼做成米飯,要麼摻上面粉放在鍋裏蒸,或者煎成餅子,便成為孩子們的美餐。一出鍋,槐花和着麪粉的香氣讓人直流口水,還沒等完全涼,就被我們狼吞虎嚥下肚了。槐花可做的食品有許多,做湯、拌涼菜甚至包餃子等等。那些一時吃不完的槐花,就用開水煮成七成熟,然後晾曬,也有直接暴曬的,待幹後裝進袋子可做乾菜食用。

  每當春天回到家鄉,看到門前那依舊繁茂蒼綠的槐樹,捋一片樹葉、聞一花芳香,對槐樹的敬意便油然而生。

  如今物質豐富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槐花不再用來當作充飢的食物,而是被人們作為鮮物或土特產走上了餐桌。但不管怎樣,從困難歲月走過來的人,都和槐花結下了深厚的感情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槐花 梨花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集運液體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集運液體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