嶺北一道川

2021-06-21 08:55:09  來源:集運液體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蟒嶺山知道嗎?在方圓數百里的商洛山間,它可是很有名的,於秦南豫西大地上,巍巍然然東西橫貫,分開了長江黃河水系,為一神奇的分水嶺,界中國南北。...

  □ 韓景波

  蟒嶺山知道嗎?在方圓數百里的商洛山間,它可是很有名的,於秦南豫西大地上,巍巍然然東西橫貫,分開了長江黃河水系,為一神奇的分水嶺,界中國南北。嶺南嶺北,古秦楚毗連之地,現在都屬陝西商洛地區。嶺南五縣都為長江流域,獨把洛南縣隔到了黃河流域。可又因為秦楚氣候兼而有之的獨特位置,山水風景就數洛南這兒獨好。傳説中華人文初祖軒轅黃帝帶領黃河流域的北方部落征戰南方,經過洛南時,直看上了這裏風景的美麗,不禁逗留,並命身邊所帶文史官倉頡造字記事。從此,中國有了最早的文字。

  在洛南縣東,有道緊挨着蟒嶺山的山川,叫楊川。楊川不大,只是個十幾裏深的山溝溝,但它以其桃花源般的幽靜美麗而有名。

  楊川的山都是蟒嶺山飛逸出來的餘脈。一川兩邊東西向綿延的山,南邊的山為陰坡,山質多為沙土,山上多長松柏,葱鬱一派。北邊的山為陽坡,山質沙石,山上多長栲槲之類雜木,秋來栲樹葉黃槲樹葉紅,秋景絕佳。當然,冬來看南山,雪松霧景,非常壯觀。若遇數九寒天,絕壁掛冰,壁立森然,讓人不禁要為這鬼斧神工驚歎。

  楊川的水都是源自蟒嶺山的清流。清流有聲,潺潺有韻,一道道、一條條,匯涓成河。出川入沙河,北向融入洛水,向着黃河,一起奔向大海。

  隨山移水轉,川道曲曲彎彎,便也挪騰出了一個個敞敞亮亮的山灣兒。千萬年的雨水積淤,以及楊川人的世世代代修造勞作,灣灣都是宜居人家的肥田綠水。人家皆坐北向南,依山拽襟地散落在向陽的北邊山根,高樹遮蔭,綠竹掩映,只見一檐半壁。一般一個山灣兒就是一個自然村子。一道十幾裏的大川,有灣兒就得過河,不是列石,就是獨木橋,能買起自行車,騎着也不方便。記得那時楊川人出川上集趕會都是靠雙腳步行,十幾裏的山道上人排成了隊,早上迎着太陽去,晚上揹着月亮回來,慢是慢點,説説笑笑倒也是熱鬧日子。

  “楊川”之名的起源是一個謎,至今不得其解。有人問過我,楊川一定是姓楊的人多。其實不然。倒是韓姓最多,過去就有“韓半川”之説。楊川沒有姓楊的這件事我小時候就問過幼兒園老師。老師説,那是因為楊八姐走過這裏。是的,在楊川有一個家喻户曉的傳説,説的就是楊八姐領兵過楊川的事。在楊川的西南端,有個村子叫 溝,過去是洛南三要到丹鳳樓道的必經之地,也是兵家必爭之地。 溝溝口,懸崖壁立,石徑盤旋如山嵐繚繞。傳説宋朝楊家將之楊八姐帶兵從中原宋城出發征戰,過楊川 溝,於石徑險處勒馬回望中原,拉弓射出一箭,箭落陝西與中原搭界處,在一山嶺上箭穿深痕,此嶺就叫了“箭桿嶺”。現在箭桿嶺西是陝西,東是河南。當時楊八姐由於用力過猛,使坐騎鐵掌竟在溝口的石板路上留下一串印痕十分清晰的馬蹄印子,這地方也就叫了“馬蹄子”。現在我當然知道這傳説不是真的,因為楊八姐在《楊家將》裏本是虛構人物,真實的歷史上就沒有楊八姐其人。弄不清楚的傳説,也就成為另一種神祕,留在楊川人的心思裏。

  小時候奶奶告訴我,説楊川不缺柴火不缺水,灣裏淤土能養人,啥都好,就是偏僻招搶賊。楊川人為防土匪搶賊,在蟒嶺山上修建了堅固的石寨子,土匪搶賊來了,男女老少就帶着細軟值錢的東西進寨子躲避。那些像圍城樣的石寨子現在還在呢,依然向後人講述着楊川人過往的艱難與心酸。

  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1975年楊川始有通車的路。1985年楊川有了環村公路,2000年環村路又得到了拓寬硬化。2014年楊川通了班車。楊川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和全國一樣,半個世紀走過了幾千年的路。

  現在的楊川,城裏人有的,楊川人也有;城裏人沒有的,楊川人也有。比如,冬天還能睡上熱熱的土炕;做飯,除過電器,還喜歡用柴火。用鐵鍋柴火做飯,那煙火是一種特別的暖呢!

  時光會老,煙火不老。每每在家,我依然會獨自爬上山巔,望着夕陽的斜暉籠罩着整個楊川東西,嫋娜多姿的炊煙升騰繚繞,似乎我的鼻息所到之處,就有濃濃郁鬱的草木清香逸散着,撫慰着流轉的時光,撫慰着我不老的夢想迷離……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商洛 黃河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集運液體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集運液體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