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的花椒樹

2021-07-12 09:15:31  來源:集運液體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老家的花椒樹生長近五十年了,看上去就有一種滄桑感。樹高兩米有餘,枝幹掛滿了大大小小的“疙瘩”和“褶皺”,自然而成的莖幹皮刺、邊緣鋸齒也少了許多,顯得有些粗糙。顯然,不經歷歲月風霜,絕不會出現如此的“老態龍鍾”。樹的年輪在身軀及枝枝葉葉裏折射着歷史,對於我來説,最可珍貴的是樹寫滿了故事,能釋放出我的許多記憶。...

  □ 劉玉明

  老家的花椒樹生長近五十年了,看上去就有一種滄桑感。樹高兩米有餘,枝幹掛滿了大大小小的“疙瘩”和“褶皺”,自然而成的莖幹皮刺、邊緣鋸齒也少了許多,顯得有些粗糙。顯然,不經歷歲月風霜,絕不會出現如此的“老態龍鍾”。樹的年輪在身軀及枝枝葉葉裏折射着歷史,對於我來説,最可珍貴的是樹寫滿了故事,能釋放出我的許多記憶。

  記得上小學時,在院子西側就有花椒樹,被父母一直鍾愛着、呵護着。上世紀70年代,黃土高原、黃河岸邊種植花椒樹稀有少見。不比如今,家家户户已經很普遍了,甚至成了產業。隨着花椒樹一年一年長大,我也一歲一歲成長。多少個春夏秋冬,週而復始,家裏人沒少操心,熱時降温,寒冷屏風,剪“發”修“身”,我看着樹一起生長。

  那時候,時光悄悄地用“成熟”消融着“青澀”,與日增減着。留在記憶深處的是樹長我也長的過程,飽含了父母許許多多的關切和辛勞。我與樹的成長,也經受了不少歷練和磨難。可以説,花椒樹在我的生命中已經紮根,是其中的一部分,以至於離開故鄉多年,總是想着念着,一旦回去總要到樹前佇立、凝望、追思……似乎有一種親情血緣般的感覺。

  朋友在新建的小鎮精心彙集了各種花草樹木,用來裝點大街小巷和院子。偶然機緣,老家的花椒樹被他欣賞,一眼相中,提出移栽至小鎮添景。看似小事一樁,但猛然觸動了我感情的弦,睹樹思人,撫今追昔,不由得生髮出難捨難分之情。

  所建小鎮我曾去看過,兼融了南方與北方的建築風格,江南格調主韻,四合院落多式,集旅居休閒、特色民俗、藝術展示等功用於一體。意在炳曜工巧、觀雅之印記於景物,弘揚中華文化瑰麗於鄉邑,傳承古建藝術、工匠精粹於一爐。這種建設創意,可能正是需要老家花椒樹這樣一種“形象”才與小鎮相匹配,從而襯映、展示其建築羣的突兀和古風。如此想來,只能忍痛割愛了。

  要搬家了,還要遷徙到近二百公里的異鄉落户。説實話,如果樹有人一樣的感情,心裏一定會難受的,必然會有捨不得離開故土的願望。且不説從邊僻一隅到繁華的大地方,佇立於街道,面對人來人往多麼風光,不再寂寞。實際上,換一個陌生的環境生活,能不能適應、存活更是問題。因此,不由得讓人牽腸掛肚:能不能成活,會不會孤單,能不能得到新主人善待,會不會過得好……

  據資料記載:花椒樹喜光,適宜温暖濕潤及土層深厚肥沃壤土、沙壤土,萌櫱性強,耐寒、耐旱,抗病能力強。不難看出,在黃土地種植花椒樹是適生的,於是我放心了。

  花椒樹具有頑強的生命力,雖屬灌木類,而似乎想“壯志”為喬木,不論日曬雨淋還是風霜雪凍,始終挺立在那裏——默默吐綠、開花、結果。為了忠實展現其深厚內涵,花椒樹的“時段”意識很強,只有在中秋節之後,才散發出濃濃的香,把成熟的果實奉獻於人。不能不説,其恪守本色、敬終如始的高尚品格年年如此,恆久益人。我之所以對老家的花椒樹眷念不忘,不只是因它有像中華民族的優秀風範,更是因為其中見證了太多太多的家族故事,兒時年少的記憶幾乎是“長”在樹上的。

  每逢中秋過後,漸入收穫季節,老家小院“暗香”湧動,花椒香味撲鼻,顆粒似綴欲垂,此時摘取,需用剪刀一撮撮、一串串剪下來,晾乾備用。如果現用鮮椒,更有助於烹出佳餚美饌。我及家人長年日常生活都離不開它。

  花椒與生俱來的特性是樸實無華,甘當人類生活的調味品,它不挑選貴胄與寒賤。用之,則給人以清香,襟腑通暢;不用之,則保持本色,矜持而待。讓人聯想,花椒樹也能表現出一種清高:“見人不正,雖貴不敬也;見人有污,雖尊不下也”。

  近五十年了,想着要易地生長了,回眸過往,着實令人傷感不已。而今,樹已遷居他鄉,再回老家,平添的卻是物非人去的喟嘆。

  好在不遠,半年後,我專程去看了老家花椒樹遷居後的狀態。適逢夏秋之交,兩棵樹亭立於小鎮街巷,長得鬱鬱葱葱,此時恰來一陣微風,枝頭擺動,彷彿在與我打招呼,表現出對主人的一種久違重逢的期待和熱情,我心中浮動的縷縷傷感隨即被些許欣慰代替了。由此想到近些年,許許多多、各種各樣的大樹小樹,從深山遷居鬧市,舊貌換新顏,生命之花再開,也許另有一番當地風物的意義在其中。

  再仔細想,花椒樹是包裹着老家厚厚的泥土來到這小鎮的,始終是在老家的味道和感覺中生活着,加之被新主人精心護理,好像沒有什麼離鄉背井的淒涼,故而莖杆枝葉又煥發出青春,搖曳着矯健。看着新生後的花椒樹,我覺得“樹挪死、人挪活”的常言肯定不能成立了。樹挪也能活,可能活得更好。眼前不就是典型的例證嗎?

  由此及彼,“人挪活”一定也不能離開對故鄉故土的依戀和對當初本色的持守。一個人如果只知往哪裏去,而不知從哪裏來,忘了根和本,人挪了也是難活的。

  老家的花椒樹“落户”小鎮,比在僻壤山村更能引來眾人的青睞,不能不説是一件大好事。我相信,只要老家的泥土緊緊深裹着根鬚,不論遷徙多遠,長得多高多大,它的枝葉果實裏一定有老家味道的記憶;一顆一粒散發出的香味,一定還是那麼地濃郁襲人。

  我,一個久離老家的遊子,一定會時常去小鎮探望老家的花椒樹,去輕輕撫摸它,追念漸遠的逝去……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花椒樹 年輪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集運液體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集運液體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