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犁的愛書情結——讀《書衣文錄全編》有感

2021-08-09 09:24:32  來源:集運液體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,孫犁是一位有着獨特藝術風格的作家。他的文學創作包括小説、散文、雜論和詩歌等,以具有鮮明的時代精神、濃郁的鄉土氣息,充滿人生真情著稱。特別是以他為代表的“荷花澱”文學流派,深深地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。...

  □ 鍾芳

  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,孫犁是一位有着獨特藝術風格的作家。他的文學創作包括小説、散文、雜論和詩歌等,以具有鮮明的時代精神、濃郁的鄉土氣息,充滿人生真情著稱。特別是以他為代表的“荷花澱”文學流派,深深地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。“書衣文錄”是孫犁獨創的一種寫作形式,這是一種很奇特的文體形式,因為它是將書皮上題寫的文字整理刊錄而成的,其中所錄,或可當作書話讀,或可作日記讀,抑或可作小品、雜文讀,歷來受到研究界、出版界及廣大讀者的重視和喜愛。

  自1979年《書衣文錄》出版問世至今,為數眾多的版本所收錄的均不是孫犁生前所創作的“書衣文錄”的全部,蓋因孫犁在世時只把其中一部分篇什拿出來發表,其餘部分都不為世人所知。此次出版的《書衣文錄全編》(百花文藝出版社2021年6月出版)全面系統地挖掘整理出了全部“書衣文錄”的手稿,時間跨度從20世紀6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許多篇“書衣文錄”均為首次面世,頗具史料價值及文學研究價值。全書以手稿影印的形式呈現並配以釋文,體現了原作品的本真風貌。同時,書中還增加了附錄,附錄囊括了未有手稿的“書衣文錄”以及甲戌理書記、理書續記、理書三記、理書四記、耕堂題跋。展卷細讀,深受裨益,尤其是孫犁與書的不解情緣,更令人敬佩。

  孫犁一生酷愛讀書,尤其是他對書愛護備至,從童年時就養成了給書包書皮的習慣,稱之為“書衣”,以防沾塵惹污和破損。即使讀過幾遍,書籍還能完好如新。在那則令人拍案叫絕的《書箴》裏,孫犁用詩意的語言寫道:“唯對於書,不能忘情。我之於書,愛護備至,污者淨之,折者平之,閲前沐手,閲後安置,温公惜書,不過如斯。”上世紀70年代初,孫犁在家裏整理抄家後被髮還的舊書。他到處收集廢舊的包裝紙,有同事贈送的牛皮紙,有從報社攝影部要來的大信封,也有普通的出版社打包紙。他一本一本把破爛、污損的書籍包裝上外衣,真如孫犁自己所言,“愛書成癖,今包裝又成癖,此魔症也”。

  孫犁在很長時間裏,通過包裝這些書籍“消磨時日,排遣積鬱”。他很享受包書的過程,每逢他坐在桌子前面包裹書籍的時候,其心情是非常平靜,很是愉快的。他常常隨翻隨讀隨想,然後,在書衣上標明作者、書目、卷數以及產生的感觸,這就是“書衣文錄”。它一反傳統藏書題跋的寫法,保持了孫犁深刻、質樸、簡練的個人風格,內容涉及文學創作、文壇現狀、作家交往以及個人家庭生活瑣事等諸多方面,其中亦不乏對世態人情和文壇時弊的鞭撻,充滿了憂國憂民的赤子之情。有學者評論其為“孫犁在荊天棘地中為自己開闢的一條可致幽遠、休養生息的小徑,也是為自己打造的一葉頂風破浪的扁舟,還是他在濁世中獨創的飽藴文化意味的工作平台”。

  1975年4月18日,孫犁在《小腆紀年》的書衣上寫道:“餘中學同窗張硯方,雄縣人,買書後即包裝之。餘今效之,此人不知在何處。”1977年2月14日在《曹子建集》書衣上寫道:“又值歲暮。回憶一年之內,個人國家,天事人事,均系非常。心情百感,雖易堂名為晚舒,然不知究可得舒與否。然仍應克勵自重,戒輕易浮動,安靜讀書,不以往事自傷,不以現景自廢。”《書衣文錄》雖然在形式上不是雜文,也不是隨筆,甚至不成文,但卻在事實上構成了孫犁的日記,是按時間順序記下的,每則都記下寫作的日子,自有一種真切動人的魅力,為我們瞭解時代、瞭解文學、瞭解孫犁提供了難得的“幽深”視角。

  孫犁與他的讀書生活,為後人留下了一筆極其珍貴的財富。通過讀《書衣文錄全編》,我們可以看到一代文學大師博覽羣書的身影,也可真切地感受到一個愛書人對書籍的無限熱愛和別樣的讀書趣味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孫犁 藝術風格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集運液體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集運液體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